神奇的贩卖机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古典文学     |      2019-12-29 04:58

老于给人拍照已经50余年。这50年来,老于用的都是“海鸥”相机。老实说,他照相的技术谈不上特别的高超和精湛,但他照相的名气却非常大,尤其是照结婚照。 老于用“海鸥”相机,用得顺手,也用出了感情。有一天深夜,照相馆的房子遭到雷击而失火。等到大火完全扑灭以后,老于清理被烧毁的照相器材,第一关心的就是他的“海鸥”相机。等找到相机之后,他便惊异地发现,那架“海鸥”相机经历了那么大的火灾,竟一点儿都没损坏。 从这以后,老于的“海鸥”竟能透出一股奇异的灵气,制造出令人难以置信效果:那就是不管是给谁照结婚照,照片只要一冲洗出来,让老于一瞧,他就能断定,照片中的男人和女人是不是真心相爱?婚姻能维持多久。 老于有这本事,开始他自己也不知道,而是给自己的侄女春花照了结婚照以后才发现的。 那还是上个世纪70年代的时候,春花与省城下来的知识青年刘华要结婚,拍结婚照,侄女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自己的叔叔。 那天,春花和刘华穿着新衣服,手拉手的来到照相馆照相。老于给他们照了,并告诉侄女3天后就可以来取。3天一过,刘华就来取照片,可老于没给他,说还是让春花来拿照片吧。 “为啥呀叔叔?”刘华不明白地问,“我来取和春花来取,不是一样的吗?” “不一样,不一样哦!你还是回去叫春花来拿吧。” 无奈,刘华只好悻悻不快地走了。没多久春花就来了,她问老于:“叔,怎么啦?干嘛非要我来拿,是照片没照好?” 老余把春花带进暗房,拿出已经洗好了的照片,颇为神秘地对侄女说:“花儿,叔瞧着这张照片不大对劲啊!” 听到这话,春花怔住了,老于又道,“可到底哪儿不对劲,叔也说不好。就是觉着……叔可告诉你哦,你要是和这个小刘结了婚,婚姻的年数嘛,只能有7年。” “叔!”春花莫名其妙,“您?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老于叹了口气,解释道,“叔的意思是,你和这个小刘要是结了婚,明年会生个丫头,到了第7个年头上,你们就会离婚,是小刘提出来要跟你离婚的,是他不要你们母女。” 这叫什么话呀?侄女嫁人成婚,做叔叔的却讲出这些没头没脑的话来,即不近人情也不吉利。春花这样想着,不由得生起气来。可转念一想,叔叔喜欢我了,不会不为我好的。看他这一本正经的样子,也不像是在信口开河地瞎掰。于是,春花竟也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问:“叔,您到底是照相师傅,还是算命先生啊?您怎么会知道这些……他干吗不要我们母女呢?” “唉,叔也不晓得哟,只是,唉……”老于说不下去了,摇着头连连叹气。 “叔,”春花又问,“您说,我和刘华只有7年的婚姻,那您告诉我,这7年里,他是,他会真心爱我吗?” “会的,会的哟!”老于说,“可7年……” 春花打断了老于的话,忽然笑了,“叔,7年就7年吧,只要他是真心爱我,能有7年的幸福婚姻也足够了。再说叔啊,我看您呀……您这是迷信,迷信的东西,哪能当真呢?” 老于肯定自己对春花婚姻的预测不是迷信。但对于侄女的问题,他又说不出所以然。于是,便把原来准备好了的要对侄女说的一些话咽了回去。 春花的婚礼如期进行,一年后,她果然生了一个女孩,取名叫花花。小两口视其为掌上明珠。春花和刘华恩恩爱爱,日子过得倒也甜甜蜜蜜,久而久之,就把老于说过的话给扔到太平洋去了。 如老于所料,春花的婚姻进入第6年,知识青年回城风刮了起来,到了第7年头上,刘华真的向春花提出了离婚,抛下春花母女俩独自回省城去了。于是,春花的第一次婚姻就这样结束了! 春花是个善良、勤劳,特别要强的女人,她和女儿小花花相依为命,一直未再嫁人。直到花花10岁时,她才遇到了一个如意的男人,才又结了婚。 说来还是没人信,春花的第二次婚姻,那也是老于的这台神奇的照相机照得一张相片帮得忙。 那天,春花带着花花来到老于的照相馆,她想给过生日的女儿照张像。正巧碰到一个姓金的中年个体户老板来拍结婚照,金老板大春花2岁,妻子早亡,无儿无女,此时的春花并不认识这个金老板。就在金老板准备照相的时候,从小就喜欢玩弄照相机的花花,以为相机里没胶卷,拿着相机对着这个“咔嚓”一下,又对着那个“咔嚓”一下,连照了几张,竟在无意之中把自己的妈妈与这个金老板照到一块去了。 金老板的结婚照片一出来,老于一看,照片的女人20多岁,貌美如花,笑得妩媚妖艳。但这张笑脸,总觉着太假。老于瞅着他俩,根本就没一点夫妻像。 而花花把春花和金老板照到一起的那张照片显出来以后,老于顿时就吃了一惊,再仔细地凝神一看,心里便乐开了花。怎么看就怎么觉着春花和这个金老板么才是真正的能够白头到俩口子。老于想,十几年前,自己虽说是预料到了侄女的婚姻不幸,却没坚决的劝阻,让侄女吃了不少苦。这回有好婚缘了,说什么也得帮助自己的侄女。 第二天,老于就来到了春花的家。他把事一说,春花哈哈大笑,根本就不信。老于也不生气,只是板着面孔,认真地劝春花道:“花儿,叔晓得你会笑话叔的,这事信不信,叔也由着你。不过叔给你提个醒儿。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缘份来了你可别挡着,那人虽说是个老板,他要是来找你,你可别不答应。自己的好婚姻还得自己去抓!” 老于说得话跟过去一样毫无根据,但没出三天竟又被他给言中了。 那天,那个与金老板拍结婚照的女人,当天夜里就和金老板睡到一张床上去了。金老板美美地与她翻云覆雨了一阵子,可一觉醒来,金老板便惊呆了,自己家里的东西,包括现金和存折竟在一夜之间统统不翼而飞了。金老板竟一时想不开跳了河。说巧不巧,他跳河时被春花撞到了,立刻叫人把他给救了上来。 之后,金老板大病了一场。好心的春花很同情他,足足照顾了他一个月。金老板很感动,终于振作起来,重新开始了自己的生意,不到半年时间便翻了身。想到自己起死回生,金老板对春花充满了感激,并由此生发出了爱情,向春花求婚了。这时,春花才想起了叔叔说的话,便答应了金老板。 春花和金老板结婚以后,对丈夫说起了叔叔曾对她说的那些话。金老板也觉得挺神奇的,便把他当着传奇故事讲给了几个好友听,结果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了,无形之中帮老于做了广告。那些准备的新人们,不论多远都来老于的照相馆请他拍结婚照,来取结婚照片时,也都缠着老于预测自己的爱情和婚姻,而老于却只字不讲,总是对他们说:“那是迷信,信不得的,信不得的哦!” 但这些人却不信这话,接着又问他:“您说是迷信,那您预测您侄女的婚姻,怎么说得那么准呢?”听到这样的问话,老于笑呵呵地回答:“呵呵,那是我春花侄女人好啊,做了善事,好人就有好报嘛!” 好人就有好报,也许这就是“海鸥”相机神奇之所在吧。

梅子生日这晚,男友杨谦打来电话,说工作很忙。梅子一时心里不痛快,便独自走进一家酒吧。当她喝得晕晕乎乎,去卫生间之际,透过一雅间虚掩的门,竟看到杨谦正拥着一个女人喝酒。见此情景,她顿时火冒三丈,“砰”一声推开门。杨谦一怔,随即长吁了口气道:“咱俩分手吧!”说完,拉起那女人走了出去。一时间,梅子感觉天塌了一般,随即再次坐到桌旁,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忽然有人夺过她手里的酒杯,梅子抬眼一看是乔云强! 乔云强曾和梅子住同一个单元楼,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但已暗恋梅子很长时间。终于,在半年前的一个午后,他鼓足了勇气,向梅子示爱,遭到梅子拒绝,乔云强之后便不声不响地搬离了这栋楼,从此杳无音讯。 上个月梅子去临市出差时,当街遭遇小偷,丢了钱包。不曾想被乔云强撞个正着。小偷与乔云强撕扯起来,哪知就在这当口,公司突然打来电话,催她赶紧回去。梅子急得一跺脚,转身上了车。她知道,乔云强有她的手机号,不管能否追回,一定会给她打电话。谁知事隔几天,也未能等到乔云强的电话。此时,望着跟前曾深爱着自己的男人,梅子再也忍不住满腹的委屈,一下扑到乔云强怀里,痛哭流涕。她问乔云强:“你怎么回来了?还走吗?”乔云强摇了摇头,说又搬回来住了。还没等梅子开口,乔云强则低头道:“我真是没用,那钱包终还是没追回来。”梅子微微一笑:“丢就丢了,只要人没事就好,谢谢你!”从这天起,两人的关系又恢复到和从前一样了。两人相处得很愉快,但梅子却始终忘不了杨谦。 这天,梅子和乔云强逛商场买衣服时,竟然遇到了杨谦和那个女人。只见那女人挽着杨谦的胳膊,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见梅子在试衣服,她便扭着圆润的屁股凑过来:“啧啧啧,身材不好穿什么样的衣服都不会漂亮的……”说着,还故意在梅子面前转了一圈炫耀她那如魔鬼般的身材。梅子在两个男人面前被那女人羞辱,几乎愤怒到了极点。她喘着粗气,刚要开口,这时杨谦上前把那女人拉走了。梅子禁不住鼻子一酸,扑簌簌流泪道:“我也要拥有魔鬼身材!”一旁的乔云强安慰她道:“走吧!咱先回家。魔鬼身材会有的!”手机读鬼故事:m.guidaye.com 第二天一大早,梅子往镜前一站,突然“啊!”的一声,只见镜中的自己身材高挑,婀娜多姿……这还是自己吗?用手使劲儿掐了下白皙的胳膊,伴随着一阵疼痛,梅子笑了,确定这并非在做梦。随即她匆忙跑下楼去告诉乔云强,乔云强并没有显得吃惊,而是一副欣欣然的样子,连连称赞梅子的魔鬼身材。 这天,梅子和乔云强走在街上,赢得了百分百的回头率。正得意时,忽见前方人群骚动,一满身是血的男人正朝这边跑来,当那人跑近时,梅子惊呆了:这不正是杨谦嘛!随即,她忙不迭地一把拉住杨谦,定睛一看,杨谦的右臂已断,浓稠的鲜血正从断裂处汩汩流出,脸色也颇为难看,顾不上多问,梅子赶忙拦了辆的士,一齐上了车。上车一问才知,杨谦染上了赌瘾,欠下了一屁股债,那女人见势不妙,便随着别的男人跑了。刚才正是被债主追债,而被砍断了右臂。看着眼前的杨谦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梅子的心不由得疼了一下又一下。就在这十万火急之时,车子突然停下了,只见前方已堵起了长长的车龙。这可如何是好?一时间,梅子焦急万分,一串串泪珠儿不住地顺着脸颊往下滚落。这时,乔云强从兜里掏出手机,给杨谦拍了张照片后,就急匆匆下了车。还没等梅子反应过来,乔云强已跑没影了。鬼dà爷 一个多小时过去,长长的车龙终于被疏通了。司机刚要踩下油门,忽见杨谦慢慢睁开了眼睛,只见他举起右臂,看了又看。这时,梅子惊奇地发现,他的右臂断裂处竟然完好无损。顿时,车内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随后,梅子把杨谦带到她家,脑子里一直都在琢磨这件不可思议的事。回到家,梅子匆匆下楼去找乔云强。打开门,见乔云强正坐在角落里摆弄着电脑。梅子走过去,忽然愣住了。平日里过来,乔云强的电脑总是用一块布遮着,今天这么一细瞧,这台电脑竟然是用纸做的。梅子倍觉好奇,于是上前问道:“你这电脑咋这么特别啊!”乔云强极不自然地笑笑。梅子接着问道:“云强,你刚才为什么拍下杨谦的照片后匆匆离去?还有,杨谦的断臂,我的魔鬼身材……”面对梅子提出的一连串问题,乔云强沉默片刻,之后道出了实情。其实,那些都是他用ps合成的,之后竟然就成了真的。 听了乔云强这番话,梅子惊得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指着乔云强的电脑问:“这么说,你这台电脑无所不能了?”回到家,梅子把乔云强拥有这台神奇电脑的事告诉给了杨谦,杨谦先是一愣,随即若有所思道:“那,就让他再帮咱们一次如何?ps出一大笔钱来。”梅子思量片刻后拉起杨谦就去找乔云强。表明来意后,乔云强显出一副极其为难的样子。 回到家,杨谦气急败坏地道:“哼,我看这小子就是不想帮我,你我重归于好,他嫉妒我,恨我……”说着,杨谦一把揽过梅子的小蛮腰:“亲爱的,咱要想过上好日子,就得靠那合神奇的电脑了。”一时间,梅子显得很无奈。随后,两人一商议,决定由梅子把乔云强约出去,杨谦则趁机悄悄搬走电脑。梅子敲了敲乔云强的门,没人应声,她便推门进去,见乔云强不在屋,杨谦几步蹿进屋里,搬起电脑就往外走,梅子紧随其后,两人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谁知屏幕上竟然显出几行字来:“梅子,我走了,请原谅我没能再帮你。因为,我只能帮你完成两个愿望,这是我和死神之间的约定。亲爱的,为了你,什么事我都愿意做。爱你的云强!”看完留言,梅子顿觉毛骨悚然,心像针扎般疼痛。突然,电脑上又播出了一段视频,这段视频,梅子好熟悉:一小偷偷了她的包,乔云强紧追不舍,不料就在跑到一僻静巷子时,小偷回身拔出尖刀,猛地刺向乔云强,一刀一刀,一刀一刀……

张明在上网,今天是周末。他不用去上课,于是就呆在宿舍里面上网。他本来想玩游戏,但是奈何这么早的时候,其他的人都还没有起床。所以没办法,他只能自己先看看网上的东西。

那是个倒霉的晚上。轮胎爆胎,车子卡在水沟里,手机掉了,钱包忘记带出来。 悲惨的是,和玫君约好了一起到兰潭赏月,没想到却临时下大雨。“气死我了,以后再也不跟你出来了!”玫君气呼呼地坐在车里发脾气。尽管我已经说了千万声的“对不起”,玫君的脸上始终不见笑容。 “把车子开到水沟里面去的可是你啊!”虽然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嘴巴却不敢这么说。 车窗外的大雨噼里啪啦地下着,别说是月亮了,周围数公里范围之内只见水茫茫的一片,几乎快要连马路在哪里都看不清了。 “都是你啦!大风天叫我出来看什么月亮!”玫君越来越火,顺手掐了我一把。 我一边哀嚎,一边替自己辩驳道:“没办法啊,谁叫你不看天气预告的。” “这么说来……是我的错喽?” 没有多久,玫君用手机叫了一辆出租车来,然后自己一个人狠心地坐着出租车走了。临走前她只丢下了一句话:“你自己想办法。”便留我一个人在滂沱大雨中淋雨。 无奈,我只好四处寻找电话亭,想叫一辆出租车来载我。就在我经过潭水旁的凉亭时,我看到了奇怪的画面。 在凉亭的正中间,摆放着一台贩卖机。在兰潭这种风景区有贩卖机就有点儿奇怪了,更奇怪的是,贩卖机竟然还摆在凉亭的正中央! 凉亭的中间本来该有张石桌子、旁边有几张石椅子的,现在却变成了这副模样,简直不伦不类。 贩卖机的延长线绵延到公厕的另一头,根本看不出来是用多长或是用多少条延长线连接的。 外头下着滂沱大雨,四周的可见范围内连半个人影都不见。看来除了这个凉亭之外,我是无处可去了。 在狂风呼啸的大雨之中,凉亭中间的贩卖机闪烁着微弱的灯光,彷佛在召唤着我前去。 我将外套披在头上,冒着四散纷飞的雨点飞奔到凉亭里面。 一进到凉亭,我便迫不及待地凑上前去看贩卖机。 这个贩卖机怪,贩卖机里面贩卖的东西更怪。 内衣、内裤之类的东西我曾听说在日本的贩卖机有卖过,但是人头、大腿骨之类的东西……这个贩卖机卖的东西也太过惊悚了吧! 我继续看着贩卖的商品,有很多都是人类器官之类的,看起来怪令人发毛的。 除此之外,内脏、眼球、毛发、排泄物、分泌物等等想都不敢想的东西,上面都有卖,甚至还区分出到底是男性分泌物,还是女性分泌物。 在后一排,竟然还贩卖棺材,更是令人匪夷所思。 贩卖机贩卖的东西种类之多,令人叹为观止;其贩卖的商品之奇特,更是令人惊讶不已。 在价钱的那格标示灯上面,标示着一些奇怪的数据,像是一星期、两年、十年等等。 难不成,这些商品所必须支付的东西,是买方的生命? 贩卖机的取物口也是出奇得大,大到我整个人都可以躲在里面睡觉。这么大的取物口,我想,掉一具棺材出来也不稀奇吧!另外,有一张特别的说明贴纸,吸引了我的目光,上面注明着——付费乘倍,可以指定对象。 我看得一头雾水,指定对象?指定什么对象?如果真的可以指定,那假设我要买某某人的头或大腿骨,真的可以买得到吗? 我无法想象用生命来买卖东西,也无法想象当商品从下面那个巨大的取物口掉出来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画面。 尽管有点儿毛骨悚然的感觉,不过什么都不买也实在是心痒难搔。我推测这应该只是整人玩具之类的,待会儿掉出来的,应该只是一些做得很逼真的人骨道具。 反正闲着也没事做,付费方式又是什么一星期、两天之类的,根本不必投钱下去。在好奇心和无聊的作祟之下,我决定买一样东西试试看。 打定主意之后,我选择了一个便宜的商品,带着既期待又兴奋的心情按下了“大腿骨”那个按钮。 咚隆!一根骨头真的从贩卖机里掉了出来。 我从取物口将它拿起来。大腿骨沉甸甸的,好像不是塑料玩具。我拿着大腿骨,用力敲向凉亭旁边的柱子,发出了沉闷的声响,感觉上蛮坚硬的,有实质感,不太像是假的道具。 我拿着大腿骨玩了一会儿,渐渐地感到无趣,我想要买的是比较有趣或是刺激的商品。 要买什么呢? 我将目光转移到了“人头”那格。这个还蛮刺激的,比起大腿骨和其它器官要来得恐怖。只是,既然要的是人头,总要指定个对象吧?指定,要指定谁呢? 想起今晚的事情,我决定了,就指定玫君吧! 其实在我的心里,恶作剧的成分居多,对于贩卖机的好奇远胜过报复的心态,毕竟,我是喜欢玫君的。我并不希望真的在贩卖机的取物口看到玫君的头。 我一边猜测着究竟会掉出准的人头,一边寻思:不可能真的掉出玫君的头吧?多半只是掉出不知名的人头来。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现在新闻上都是一些让人头痛的事情,不是谁的情妇,就是明星的外遇,没有一点的价值。他回想自己也差不多,每天不想着学习,就想玩游戏。哎,他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天朝的未来在哪里,到处都是这些没用的大学生,我也是其中一个,不知道以后毕业还能做什么。”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这个时候,他的群里发来一条信息,是一个连接。他想不会是病毒的连接吧,本来没有打算打开,但是奇怪的是这条连接竟然自己打开了。不会真的是病毒吧。

他看了一眼,就是一条网站的销售广告,搞得像是一条病毒一样。

竟然都打开了,还是看看吧。是一种药水,说是在一段时间里面,可以让身体变小,变成一个小孩子。

张明冷笑了一下,还有这样的事情,这个应该没有人会相信吧。他看了看下面购买的数量,竟然有十几万的购买量。该不是找人刷的销量吧。奇怪,这种药水竟然也有人相信。这些人都没有长脑袋的吗。

他仅需往下看,竟然还有免费试用的。难怪有这么多的人都买,免费的东西,什么人都喜欢。要不自己也试试吧,反正不要钱,于是就购买了一瓶免费的。

几天以后,张明都快要忘记这件事了,他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快递包裹的通知。他来到学校的门卫处,领取了自己的包裹。果然是自己免费购买的东西。是一瓶小小的药瓶。包装还是非常精美的, 一看都是用心做的东西。没有想到,免费的东西还有这样的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