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往事烟雨中

 书评随笔     |      2020-03-13 04:32

  如果不是今年夏天的这场雨,比上次下得更急了一些;如果不是友人在身边提醒我,时光已悄然走进了六月;如果不是因为来路迷糊,前路遥远,可能我永远都不会反应过来,依旧迷失在等待期盼你的重现中......

图片 1

文/雪犁(河南西华)一生有多长前路有多远生活中的每一步都有往事相伴有一些往事经过烟雨的滋润会擦亮一双慧眼有一些往事,像风随着季节,不停的再现用往事下酒我的人生高潮不断

文/原上草(驻马店)时光的花香在长河中随波荡漾生命的泉水在四季里流淌多少往事如云卷云舒如浩渺的烟雨装扮着人生的旅途让独行者不再孤独葱茏着心灵的田野使思想从不会荒芜无论经历过怎样的伤痛学会宽容才是智慧无论见识过灯红酒绿闹中取静才是修养无论是苦是累一切都会过去风有意雨也情有独钟自斟自酌一杯酒去坦然回忆过往人生方显大度从容

  到了一定年龄,人很容易对爱情的执着失去耐心。也许早就习惯了不受外界干扰,一个人平平淡淡地过日子。但很多时候,往往是因为心里住着一个人,装满了心事,始终不愿放弃那一份感情,去面对接下来该要面对的事。

母亲

  我们分别了多年,分别的结果,总是再见。故事本来可以继续演绎下去,但是,我们都不想再等到让对方厌倦了为止。

母亲,每每提起那段与我的生命有关的往事时,都会抹泪。

  这一刻,大雨又从北方慌不择路地赶了过来,雨滴哗哗而落,同时伴随着,千百片飞落的花蕊。雨水将我的衣服淋湿,我没有急着躲雨。我只是忘记了带一把雨伞,去填补天空裂开的透明缝隙。

那是一个近乎疯狂的年代,计划生育的飓风席卷着中国的每一寸土地。

  六月的雨季,是最容易想念你的时候。你知道吗,我现在很想不打扰谁,轻轻停下来,不再随风奔波,朝你奔去。但此时此刻,我在水一方,命运不渡,只像个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

大队的人马每天在各个村子里游荡搜寻,母亲,为了自己腹中的小生命不被强行杀害。每天天蒙蒙亮的时候,就悄悄地出去伏在地里,让麦苗遮挡住人们搜寻自己的视线。此时正是五六月,麦苗抽穗的时节,满世界绿浪滚滚。而我的母亲就在这绿浪中蜷缩着,爬伏着,一动也不敢动。从黎明直到傍晚。当夜幕降临,万籁俱寂的时候,母亲才敢起来,而此时腿脚早已麻木得不像是自己的了,挣扎着回到家里,一头便载在炕上,等身体不木的时候,随之而来的是潮湿,饥饿,痛疼。袖子,裤腿早已被浸得湿透了,膝盖,胳膊肘已是又红又肿,腰也是疼得再也不能弯了。而五六月的夜晚是何其的短,母亲刚翻个身,天就已是蒙蒙亮了,母亲带着惊恐火速的起了床,草草地吃点东西,捱过又一天的煎熬,也许那是母亲生命中最艰难的一段岁月。

  你是一位灵魂有香气的女子,身上寄居着独特的光芒,并带有一份甜美,一份可人。我喜欢你说话时嘴角上扬,骄傲自信的样子,喜欢你笑的时候,如冬日暖阳,温暖人心。

对于来之不易的东西人们往往都格外地珍惜,只是母亲的那种珍惜方式于幼小的我来讲是难懂的。

  那时,学校刚刚开完动员大会,散场时,我就远远地注意到了你——你散着头发,穿了一件黑白相间的T恤,下身是件清新时尚的牛仔裙。当时我就忍不住心想,如果哪个男孩能和这样的小姑娘在一起,那该会是多么幸福啊!

家中姐妹三个中,母亲对我是格外严厉的,我们姐妹做了错事,挨打的总是我。可以说,我的童年受了无尽的皮肉之苦,所以在我幼小的心里对于母亲常有些怨恨,但母亲对于我也总是格外好的。在分食物的时候,母亲分给我的总是最多最好的,对于母亲对我的时好时坏,于当时的我像蒙着一头雾水,总是弄不明白。

  没错,这就是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如阳光,拨开我心中的薄雾,照亮着四季。这些你都不曾知道。

我性格里的好多东西,也便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由于害怕来自母亲的皮肉之苦,做事都格外认真,尽量不出错。长久以来,这种习惯便保留了下来,成了我性格的一部分,为我之后的人生增色不少。也是后来我才逐渐理解了母亲对我的那份严厉,只是每每回想起那时候深存内心的对于母亲的怨恨便有些愧疚,或许懂事的真是有点过于晚了。

  有时不知事情是巧合,还是命运的特意安排。分班的时候,学校居然把我们分在了同一个班级。是的,没有一点点预知,让我感到很意外,十分不可思议。

记得那一次,母亲又打了我,我心里愤恨极了,撒腿便跑出了家门。两天了没有回来,第三天时我父亲找到了我,硬拉着我回了家。我尽管回来了,每天照例的吃母亲做的饭,穿母亲缝洗过的衣服,但就是不愿跟母亲说话,那时我以为母亲是讨厌我的。直到了有一天,母亲拉我去集市为我定做衣服,我拼命挣脱了她的手,然后我看到母亲茫然的看了我一小会就抽泣起来。到这时我才模糊的意识到我错怪母亲了,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渐渐明白了母亲对于我――曾带给她无尽苦痛的孩子的良苦用心。

  接下来,我们很快便相识了。在灿烂如花蝉鸣的盛夏,在摇曳光影起舞的十七岁,青春里,刚好有幸遇到了你。

每每下雨的时候,母亲的双膝都会很疼,这都是在那段隐藏的日子里长时间趴伏在湿地上造成的。晴天还好,偏偏有一次接连下了两天的雨,母亲就在泥水中泡着,一直泡着,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人为什么觉悟都那么高,一有动静便会通风报信,害得母亲即使在这样的日子里也不敢露面,致使母亲落下了病根。

上一篇:乡愁篇:乡愁思 下一篇:小溪